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断笔】
【断笔】



  刘明接通电话,笑着开玩笑道:「黄慧呀,有不会做的题么?电话传来焦急的声音说:老师,刘老师,你帮帮我,我……」

  刘明愣了一下说:「怎了,黄慧,别急,有事跟老师说。」

  那头的黄慧焦急带着哭腔的说:「老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刘明说:「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你爸妈呢?」

  黄慧说:「他们都出差了,家里就我,老师,你别问了,求你来一趟好么?」
  刘明说:「你别急,老师马上过去。」

  黄慧说:「求你了,你快点……」

  黄慧挂了电话。

  刘明立刻从宿舍出来,跑出院子,拦了个出租车,直奔黄慧家。

  一路上刘明都在提心吊胆,黄慧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人长的也很漂亮,身材发育的也很好。

  是班上不少男生的偶像,刘明作为他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对黄慧也很欣赏,有时候还辅导黄慧和几个尖子学生做一些数学竞赛习题。关系处得不错,有时候还打打电话开开玩笑。

  刘明完全想不到黄慧能出什么事情,家里进坏人了?丢什么重要东西了。
  出租车很快到了黄慧家楼下,刘明来过两次家访,所以认识。

  跑步到了三楼,在黄慧家门口,敲敲门,黄慧开了门。

  刘明紧张的问黄慧怎么了。

  黄慧让刘明进来,请刘明坐下,黄慧站在刘明面前低着头,刘明焦急的问:「黄慧,怎么了,跟老师说。」

  黄慧瞟刘明一眼,还是低着头。

  刘明急了,拉黄慧一下说:「你也坐,跟老师说说到底怎么了。」

  黄慧刚要坐,一弯腰,又马上直了起来。

  看着刘明还是不说话。

  刘明有些生气了说:「黄慧,到底怎么了,跟老师说。不管什么事情,老师都会帮你的。要是一些不好的事情,老师也会替你保密的。」

  黄慧眼睛一亮,看看刘明还是没出声。

  刘明真的一头雾水,黄慧明明脸上有些急迫,但就是不开口。刘明完全猜不到会出什么事情。

  刘明生气的说:「黄慧,你要是在不说,老师生气了,可不管你了。」
  黄慧看刘明要往起站,急的一把拉住刘明,背在后面的一只手拿出来,张开手掌一看,竟然是一只断掉的水笔。

  刘明一愣说:「笔,怎么了?断根笔这么急的叫老师?」

  黄慧使劲摇摇头,跺跺脚,看着刘明,低声说:「老师,你,你要给我保密。」
  刘明说:「到底怎么了?」

  黄慧低声说:「笔,断了。」

  刘明说:「啊,是,断了,那半截呢?」

  黄慧脸通红的说:「在……在我身体里……」

  刘明猛然明白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黄慧。

  黄慧抬头拉着刘明说:「刘老师,求求你,帮帮我拿出来好不?」

  刘明说:「我怎么拿呀?我陪你去医院吧。」

  黄慧使劲摇头说:「不要,不要,我不去!」

  刘明说:「那老师也不能给你拿呀,要不,我叫王老师来,女同志方便点。」
  黄慧急的都快哭了,说:「刘老师,求求你了,别跟别人说。就请你帮帮我。」
  刘明拍拍沙发说:「黄慧,就这事,你别急,你坐下,老师帮你想想办法。」
  黄慧摇头说:「我不敢坐,越坐它越往里去。」

  刘明说:「那怎么办?我陪你去医院,咱们用假名字登记,而且我跟医生说给你保密好不。」

  黄慧摇头说:「我真不敢去,不去医院。」

  刘明说:「要不,等你妈妈回来?」

  黄慧眼泪都下来了说:「让我妈知道,我就跳楼了,死也不让她们知道。」
  刘明起身安慰道:「黄慧,老师帮你,你别哭,别哭。」

  黄慧擦着眼泪说:「老师,你不会笑话我吧。」

  刘明说:「谁笑话谁呀,都是打年轻时候过来的。」

  刘明很矛盾,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应该帮她,但也就是因为是自己的学生,可是个女生,这样的事情,刘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黄慧说:「刘老师,你帮帮我,拿出来好不,很难受的。」

  刘明心想,东西在里边久了,别感染了,对孩子更不好。

  狠狠心说:「黄慧,你答应老师,老师试一试,能拿出来最好,拿不出来,老师陪你去医院。」

  黄慧点点头。

  刘明说:「好,我们到你房间去,找个灯光亮一些的地方。」

  黄慧点点头。

  两人进了黄慧的卧室,刘明说:「要不,你躺下?」

  黄慧摇头说:「躺下,它又往里走。」

  刘明说:「那我怎么看呀。」

  黄慧说:「那我躺着,用台灯照着。」

  刘明说:「好。」

  黄慧直着身体靠在床沿上,刘明用手拿起台灯来。

  黄慧闭上眼睛,双手拉起了裙摆,刘明有点不敢看,但情况比较急,还是移过来台灯,照着黄慧的下体。

  黄慧小腹很平坦,而且白皙之极,台灯光照着,竟然有一层光晕,刘明看着有些眼晕。

  黄慧微微分开腿,两腿间那条肉缝也是那么的粉嫩,肉缝下端微微咧开,一丝红宝石一般的鲜肉露在外面,能看到有些晶亮的水痕。

  刘明脑子早就哄哄乱响了,毕业几年的刘明一直忙于工作,也没找过女友。还是在师范时候跟女友亲热过,也就是摸摸乳房,隔着裤衩摸摸女友的下身。
  其实刘明还完全是个处男,这样一个美艳,鲜嫩的少女的下身在台灯灯光下毫无遮拦的展现给刘明看,刘明哪里受的了,他思维完全停顿了,直勾勾傻傻的看着。

  黄慧看刘明没动作,抬头看看刘明,低声说:「刘老师,你快点帮我。」
  刘明猛然回神,说:「啊,对,那个老师先去洗洗手。」

  刘明快速从屋里出来,去卫生间,洗洗手,正要出来,停了一下,又回去用凉水洗了把脸,闻闻心神,走了出来。

  刘明举着双手,都没敢推门,用屁股挤开黄慧的屋门,刘明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像电视里要给病人手术的感觉,还挺臭美。

  可一转身看到黄慧赤裸的下体,刘明立刻又晕菜了。

  硬着头皮蹲下来,低声说:「黄慧,老师要开始了。」

  黄慧闭着眼,举着裙子,「呜」了一声。

  刘明用胳膊肘碰碰台灯,让光更直射些。

  刘明哆嗦着把手指按在了黄慧坟起的两道大阴唇上,轻轻的往两边推。手指刚接触到黄慧的身体,黄慧就猛然哆嗦了一下。

  刘明吓了一跳,黄慧不动了,刘明才用了点力,推开一点点,里边完整的外阴展现出来。

  所有的嫩肉都是粉粉的,中间一团褶皱还是密合在一起的。但能看清楚是两片扭在一起。

  刘明更轻的按住那些褶皱,轻轻的推开,里边鲜红的嫩肉完全展现出来。
  刘明把中学学的生理卫生和大学学的婚前教育瞬间复习了一遍,完全是活体展示。

  刘明清楚的看到了阴蒂,尿道口,阴道口,以及处女膜。

  刘明现在反倒没有冲动了,他紧张的发现在黄慧阴道口那里一个小洞里,卡着半截断笔,那里晶莹的嫩肉即将把那断头吞噬进去了。

  刘明轻轻用手碰碰,他有些害怕,露在外面只有一丝长度了,刘明用一只手推着黄慧的阴部,右手用大拇指和中指的指甲去掐住那一点点断头,尝试着往外拉,可笔上沾满粘液,而且指甲只能抠到一点点,根本拉不动,微微用力指甲就滑脱了,那笔更往里了一些。

  刘明瞬间汗就下来了,说:「拿不出来,进去太深了。你能往外挤挤么。」
  黄慧小腹动了动,阴道下面的肉往里陷了陷,可笔还是不动。

  刘明说:「用手不行,有没有镊子。」

  黄慧指指桌上化妆盒盒子说:「里边有拔眉毛的镊子。」

  刘明赶紧起来,开了盒子,一看心头一喜,有一把很精致的小镊子。

  刘明赶紧拿起来,蹲下身子,可发现那笔头已经完全陷入了黄慧的身体里了,刚才还在外面露着的一点,现在也没有了。

  刘明急了,用镊子一侧尝试着贴着黄慧的洞口,想插到洞口跟笔之间去。可刚插进去,黄慧低声喊:「疼,疼。」而且黄慧肚子有些痉挛。

  刘明赶紧停下,心里暗骂自己,直接用镊子不用指甲试现在估计都能拿出来了。

  可现在真没办法了。

  刘明说:「黄慧呀,不行,咱去医院吧。」

  黄慧躺在摇头说:「不去,不去。」

  声音带着哭腔,刘明也有些不忍心。

  刘明心想,现在这情况,夹是夹不出来了,要是能有个东西吸住它,倒是可能拽出来。

  刘明心想那什么吸呢,总不能用吸尘器吧。

  刘明平时是个很聪明的人,这时候实在是情况太特殊了。不过刘明还是咬牙快速思索着,他脑子转了几圈,猛然说:黄慧,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老师用嘴吸看看能不能吸出来。

  黄慧迟疑了一下说:「咋都行,快弄出来吧。」

  刘明说:「黄慧,老师用嘴吸,你也稍微用点力鼓气,看看能不能吸出来。」
  黄慧说:「好。」

  刘明说:「现在就鼓气。」

  黄慧闭着眼睛,小腹微微鼓了起来。刘明一闭眼,嘴走了上去,嘴唇拱成吹口哨的形状,紧紧贴在黄慧阴道口,刘明用鼻子把气呼进,然后用嘴猛的一吸,黄慧呀了一声,刘明猛的感觉到嘴唇间多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刘明心里一喜,稳稳心神,用鼻子呼吸几下,又是猛的一吸,那东西又出来一点,刘明已经能用嘴唇包住那个笔头了。

  刘明觉得有希望,又来了一次,这下出来的更多,刘明都能用牙齿咬住了。
  刘明用门牙咬住笔头,往外一拉,满以为这下就拉出来了,可没想到黄慧大叫一声,坐了起来。

  刘明被黄慧肚子挤到脑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明急迫的说:「咋了?」

  黄慧说:「好疼。」

  刘明说:「啊?你躺下让老师看看。」

  刘明拿台灯一看,黄慧那小小的洞口竟然有一丝血痕,那里正好是断笔的一个尖锐的断口。

  不过笔已经出来一些了。

  刘明说:「黄慧刚才挂住肉了,所以疼,现在划破一点点。已经脱开了,马上就取出来了。你忍一下。」

  黄慧点点头说:「老师,好疼。」

  刘明说:「你忍一忍。」

  黄慧又躺下了,刘明试着用指甲,还是太滑,又用镊子,也滑的捏不住。
  刘明只好又用嘴吸,吸了两次,突然那节断笔全进了刘明嘴里,刘明差点给咽进肚子里。

  黄慧同时低声呻吟了一下。

  刘明高兴的站了起来,把嘴里的笔吐在手里,高兴的说:「出来了,出来了。」
  黄慧放下裙子,脸通红的看着刘明手里的断笔。

  黄慧低声说:「刘老师,你赶紧漱漱口去,好脏的。」

  刘明笑道:「脏什么呀,没事,你还疼么?」

  黄慧摇摇头又点点头说:「没事了。有一点点。」

  刘明说:「要不要上点药呀。」

  黄慧说:「不用不用。」

  说完两个人都尴尬起来,刚才都着急,不觉得什么,现在突然两人同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尤其是刘明举着半截笔,不知道该放下还是拿着。

  黄慧伸手把断笔拿走。脸通红的低着头。

  刘明喘了两口粗气,定定神说:「黄慧,你吃点消炎药。早点休息,你放心,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你放心,老师谁也不会说的。」

  黄慧说:「老师,那我……怎么谢你呀。」

  刘明笑道:「谢什么呀。放心吧,乖乖睡觉。以后不许瞎玩了。」

  黄慧吐吐舌头,顽皮的笑笑。

  刘明说:「那老师走了,你记住吃点消炎药呀。」

  黄慧使劲点点头。

  刘明转身往外走,黄慧一直送到门口。

  刘明像逃跑一样出了黄慧家门。快速跑到楼下。

  刘明这次发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而且腿完全是软的。

  刘明没敢走,扶着楼道口得们喘口气。黄慧那淡淡的体香,下体的光泽,瞬间又浮现在刘明眼前,刘明鸡巴把裤子鼓起个巨大的包来。

  刘明舔舔嘴唇,仿佛还能品到黄慧阴唇的鲜甜,刘明用手锤锤自己的脑袋,心里有是懊恼,又是庆幸。懊恼是自己眼前的嫩肉都没有细细品尝,庆幸的是自己没有伤害那个小姑娘。

  刘明用手揉揉自己裤裆,安慰小弟弟说:「乖,老实点,哥一定给你找个洞洞钻。」

  刘明鸡巴硬了好久,终于软了下来,刘明这才迈步往外走。

  走了没有多远,手机响了。

  刘明接通一听,传来黄慧的声音:「老师,老师,笔又断在里边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altman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ltman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