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幻想照进现实】作者:佐为
【幻想照进现实】作者:佐为
              幻想照进现实


字数:56886字
下载次数: 266





                (一)

  大学毕业那天,我失业了。

  这很正常,我自嘲地想。中国不缺整天和0,1两个数字打交道的人,再说夸张点,当年如来佛祖的大巴掌上就算站满了神艺通天的孙猴子他老人家也照样谈笑风生,可是如今把那一巴掌的孙猴子全部替换成电脑系应届毕业生的话,如来大神的纤纤玉手就只有骨折的份儿了。在数量上我已经落了下风,在品质上我更是败的一塌糊涂。大学几个要好的哥们都是每天不编个WINDOWS出来不睡觉的狂人,而我呢,虽然智商不低,但除了偶尔玩玩摄影和帮着一些激情小网站剪辑合成过不少恶搞成人视频外,就是自己利用网路资源偷偷摸摸制作些催眠类小电影和催眠FLASH游戏来满足自己无处发泄的欲望了。所以,对于我的失业,我一点也不伤心,而真正刺痛我灵魂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大学毕业那天,我失恋了。

  雯婷是个好女孩,温柔贤淑,知情通惠,每当我陷入低潮的时候,她淡淡甜甜的一抹微笑总能让我重燃希望。我不止一次感谢上苍将这个完美的女孩子,将这个柔目中流淌着温暖湖波的女神送到我身边。与她在一起的三年时光令我永生难忘,每次我躲在被窝里偷看催眠电影的时候,女主角渐渐失去焦距的双目总会变成雯婷多情的双瞳,我也会变成催眠师,充满征服感地用野兽般的目光将陷入迷离的雯婷剥得一丝不挂。可是高潮过后,我总会深深地自责,自责自己龌龊的欲望玷污了完美的雯婷。我不会催眠术,我也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催眠控制的存在,那种「主人」和「性奴」的幻想被我深锁在心灵的黑暗角落,而那把锁的名字就叫「良知」,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在我的欲望与痛苦交织撕扯的时候,我才会悄悄卸下所谓「良知」的面具,让自己浸淫在催眠幻想的狂涛中。
  雯婷自然不知道我内心的秘密,她只把我当成一个性欲正常的小弟弟。有几次在云雨过后,她搂着我的脖颈脸色潮红羞答答地问:「文景,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幻想?」

  「特别的幻想?」

  她脸更红了,甜美的微笑让人沉醉:「就是……比如你希望我打扮成护士……或者……」她娇滴滴地用粉拳捶我的胸脯,「讨厌啦……人家也是想让你高兴嘛……难道一定要让我说的那么明白?」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甚至超过了刚才高潮的时候,雯婷真是太可爱了!我几乎克制不住想告诉她我的催眠幻想,但话到嘴边的一刹那我退缩了,我不知道雯婷是否会接受这样邪恶的幻想,我怕到时候自己会失去她。「我最大的幻想就是你呀。」我轻轻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翼,讨巧地说。

  雯婷大大的双眼中秋波荡漾,「傻瓜……」她小声嗔道,然后倚在我的臂弯中心满意足地恬恬睡去。

  造化弄人,激情不再,三年后我和雯婷却行同路人。「文景,我们分手吧。」毕业散伙饭后,雯婷把我拉到角落里,沉默了半晌后鼓足勇气说。

  我没有吭声,因为我知道任何语言都无法再将这两颗疏远的心紧紧相连。
  大约一个月前,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看到雯婷在和另外一个男人拍拖。我起初并不相信,可是接踵而来的各种传言还有雯婷自己的表现都让我不得不信,她已经背叛了我。

  「你不想问为什么吗?」雯婷见我许久没有说话,小声问道。

  我痛苦地看着她,看着曾经只属于我的完美女神,幽幽地问:「是因为他么?」
  雯婷楞了一下,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她仿佛换了一个人般异常坚定地说:「对,就是因为他!他没你聪明,他没你有才华,但他上进!他知道脚踏实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而你呢?你有梦想么?三年了,除了和我见面,你出过寝室的门吗?你脚踏实地干过什么事情吗?」她越说越激动,「文景!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要面对现实!你没有梦想,你只有幻想,而你却从来没跟我谈过!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幻想,但我要告诉你,幻想是照不进现实的!我需要一个懂得面对现实的人在我身边,可惜那个人不是你。「我无言以对,因为她说的都在理。雯婷说我聪明,那我就聪明到底好了。

  一个聪明人是不会跪在地上哭求女朋友回心转意的。

  雯婷见我依旧默不做声,表情愈发失望。她惨然地挂上微笑,转身离开。
  凄然的微笑和我记忆中的甜美微笑渐渐重合,我突然觉得一阵心痛,我伸出手,不可自抑地要去抓她的肩膀。但我片刻间又稳住了心神,伸出的手慢慢收回。
  雯婷听到身后的动静,回过头来。我却模糊看到她脸上闪过一丝期许。
  「你……能再陪我一个晚上么?」沉默了许久,我悄然问道。

  雯婷面庞骤然煞白,她轻轻摇摇头,不加思索地离我而去。

  那一刻,我被痴狂的妒火所吞噬。我发誓一定要让这个负心的女人尝到天下最凶狠的报复!

                (二)

  对雯婷的恨意并不能帮我找到工作,在当了将近两个月的啃老族后,我发现自己做简历用掉的列印纸足够把长城再延续个100米了。可就是这样,投出的简历依旧个个石沉大海,偶尔的几次面试也以惨败告终。我呢,正如雯婷所说,仍然混迹于茫茫人海中,浑浑噩噩度日如年。在投靠大型IT企业无望的情况下,我开始瞄淮了些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公司,小部门,甚至是一个叫做「随愿」的心理诊所。而我所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个心理诊所,即将改变我的一生。
  这种改变是从我接到面试通知开始的。我当时已经处于重度「工作饥渴」
  状态,也不细想心理诊所的工作和我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就西装笔挺地杀了过去。

  「随愿」是一家私人心理治疗所,坐落于城市近郊,周围人烟稀少,甚至用荒无人烟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其实说「荒无人烟」并不恰当,因为诊所本身就是一座豪华别墅,周边绿化的相当出色,满眼的郁郁葱葱,莺莺燕燕,我想求医的人来到这里就算不进去,病也自然会好上大半。

  我径直走进别墅,负责接待的王小姐笑容可掬地让我稍等片刻。她的微笑很轻柔,竟与雯婷有几分相似。

  想到雯婷,我的心绞痛了一下。

  「雅蓉,让他进来吧。」话筒中传出了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我很奇怪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那个叫王雅蓉的女郎应了一声,对我微微一笑,随后轻轻拉起我的手,将我引向了走廊深处。

  她的手柔若无骨,肌肤吹弹可破,让人不由得宁静下来。我甚至在片刻间产生了幻觉,仿佛拉住我手的正是雯婷。

  雯婷!我为什么三番五次地想起这个负心的狐狸精!

  「萧医师,应聘者来了。」雅蓉推开一扇樱木门,优雅地说道。

  「好,麻烦你了。」男中音再度响起。

  雅蓉做了个请的手势,又对我淡淡一笑,然后关门离去。

  我咽了口唾沫,没来由地第三次想起了雯婷。我镇定心神,环顾四周,发现这个萧医师的办公室实在气派,整整一面墙都装满了厚重线装书,对面的墙上则挂着一副动态山水画,房间中央错落地摆放着镶金的古典沙发。

  我在惊叹之后将目光对淮了眼前将头埋在书本中的男人。

  「文景,还在想雯婷么?」那人缓缓抬起头来,一双鹰目瞬间攫取了我。
  「萧君!!怎么会是你?!」我一看到那人便惊呼起来。这个男子是与我从小长大的萧君,我们小学,中学都在一个班,大学更是他下铺我上铺。他主修的是心理学,只是天资聪慧,连跳两级,竟然先我两年毕业,之后他换了住址和电话号码,几乎与原来的生活隔绝开了。怪不得我听到他的声音会觉得那么耳熟。
  萧君哈哈大笑:「怎么?两年没见,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怎么可能!你就算变了性我也认得!」我损他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收起嬉皮笑脸,颇为悲伤地说:「这个是我爸留下的诊所。」

  我向他表示道歉。萧君的父亲是个驰名中外的心理医师,只是在萧君毕业的时候和萧君母亲双双坠机身亡。看来萧君是子承父业,坐镇「随愿」诊所了。
  「见过我的未婚妻了吧?」萧君指指门外,「你觉得她怎么样?」

  「你说雅蓉?」我颇吃了一惊,「这么漂亮贤慧的女人居然会被你搞到?」
  萧君开怀大笑,虽然两年不见,但我看的出他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这里面可是有秘密的。」他笑完后,故作神秘地看着我。

  「秘密?什么秘密?」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你能不能知道完全取决于今天的面试成果。」

  我心里一沉,这才回想起自己是来面试的。

  萧君整了整领带,换上了严肃的表情。「淮备好了么?」他问。

  我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好吧。」萧君拿出我的简历看了一会,然后问道:「第一个问题:你承认自己在摄影和处理音频及视频方面有专长?」

  「是的,我有这方面的实际操作经验。」

  「很好,第二个问题:你所说的实际操作经验是指分析声源频率并再创作,还有拼接制作视频档以及设计编写精密FLASH程式?换句话说,只要给你一个人的声音样本,你就能用电脑完美模仿出那个人的声音?」

  「是的,我肯定。」

  「第三个问题,你所说的实际操作经验具体是什么内容?」

  我开始冒冷汗了,就算是萧君这样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我也不好意思告诉他我实际操作的内容是制作催眠物恋类的电影。「这……这不好透露……」我磕磕巴巴地说。

  「不好透露是说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你的性趣?」

  我吓了一跳,那一刻我有种被屠杀的感觉。

  萧君摇头叹了口气:「文景啊,文景,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我面如土灰,虚汗浸透了衬衫。「我……我……不是……」

  萧君苦笑起来:「诶呀呀,你看看你。我又不是说你有催眠物恋癖好没出息。」
  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我是说你无法正视你自己,这点没有出息。」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文景,咱们是兄弟,我又是学心理的,难道你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喜欢催眠物恋么?」

  「你……一直都知道?」

  「从小时候和你一起看动画片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候你只要一遇到女英雄被坏蛋抓去洗脑的镜头就换台,这就叫欲盖弥彰啊。」

  「原来你……」

  萧君没等我说完就继续说道:「但是你从来都没有正视过这个癖好,对不对?你一直以为这是见不得人的事,对不对?」

  我无言以对。

  「文景啊,催眠物恋是正常范畴内的性癖,这个社会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好这口呢。」

  「不会吧!」我逐渐镇静下来,思维也清晰起来,「很多人跟我一样?」
  「没错。」萧君严肃的说,「你眼前就有一个。」

  「你?」

  「对,我。」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萧君反问道,「我一直都很迷恋精神控制,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能够正视它。」

  「正视,怎么正视?」

  萧君没有回答我,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门外,嘴角翘出一个邪邪的微笑。
  我突然一个激灵。门外?雅蓉?萧君?心理医师?催眠?难道……

  萧君很满意地看着我的表情:「从小你就比我聪明。看来现在也不差。」
  他摁下了对讲键,低沉地命令道:「雅蓉,你进来。」

  「是……」雅蓉娇媚的声音响起,从中透着无限的顺从。我只感到下体被一股电流击中,这是我寻觅了无数催眠视频也没有找到的令人兴奋的撩人声音啊!
  雅蓉缓缓走了进来,脸上依然挂着萧亚轩般的魅笑,风情万种却又不失端庄。
  「蓉蓉,我是你什么人啊?」萧君挑逗地问道。

  「萧医师!」雅蓉嗔道,同时看向我,意思是外人面前不要这样。

  萧君笑道:「没关系,文景是我兄弟,不算外人的。怎么样,我是谁啊?」
  雅蓉一听我不是外人,马上换上了一副野蛮老婆撒娇的俏脸:「神经,你是我老公啊。」

  「还有呢?」

  「嗯……最最疼我的人。」

  「还有呢?」

  「还有?没了啊。」

  萧君站起来,眼里突然精光大盛。雅蓉本来还要说些什么,目光不经意碰到了萧君,却像时间停滞了一般,樱唇微张,说不出话来。她呆呆地看着萧君的双眼,本来活泼的面庞渐渐松弛,眼神慢慢迷离,仿佛丢失了焦距一样。萧君抬起右手,并拢食指和拇指在雅蓉眼前左右摆动,然后清晰地弹了个响指。

  雅蓉原本迷离的双眼更加迷离,眼皮沉重地缓缓落下,秀目微睁,仿佛眼前有一股迷雾。

  我拼命咽了口口水,感到自己也被催眠了。我狠狠掐了胳膊一下,证实自己并没有做梦。可是面前如洋娃娃般半闭双目的雅蓉,那精巧的面容,轻启的朱唇,朦胧的双瞳,这一切的一切,还是让我无法相信。

  「雅蓉,我是你的什么人?」萧君用几乎耳语的低沉声音问道。

  雅蓉无力地张开樱桃小口,无比顺从地答道:「你是……我的……主人。」
  我感到自己的下体要爆炸了。难道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美好的事?

  「好女孩。」萧君抚摸着雅蓉的秀发轻笑道,「那你要怎么做呢?」

  「我……要……服……从……」雅蓉空洞地答道。

  「没错,你要绝对的服从。」萧君坐回老板椅上,拍拍自己的大腿说:「来,雅蓉,坐到主人腿上来。」

  「是的……主人……」雅蓉轻柔地坐到了萧君腿上。

  「乖雅蓉,沉沉地睡吧。」萧君用手罩住雅蓉的额头,规律的摇动着。雅蓉渐渐闭上了双眼,原本坐直的身体像一滩泥一样软了下去。她将头靠在萧君肩膀上,神色安详,仿佛熟睡的婴儿。

  萧君怜爱地爱抚着雅蓉,抬头看向我,目光中大有深意。「怎么样?」他问道。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见过的最激动人心的面试了,但我还是有些不能相信。我下意识地站起来,伸过手去想掐雅蓉一下,看她是不是在演戏。萧君把我的手打了回去,笑道:「淫贼,别碰我老婆。」

  我缩回手苦笑:「萧君,你不是改行做演员了吧?」

  萧君看了一眼熟睡的雅蓉,又抬起手弹了个响指。雅蓉慢慢睁开双目,满足地伸了个懒腰。「你又让我睡着了?」她莺声责怪道。萧君在她眉角印上一吻,歉然道:「晚上再给你道歉啦。你先出去吧,我还要和文景聊一会呢。」

  待雅蓉出去后,萧君问我:「你觉得我是在演戏?」

  「这种玩笑你不会开的。」我对他说,「只是幻想突然成为现实了,实在是让我无法接受。你难道真的能催眠控制一个人么?」

  萧君耸了耸肩膀:「看你的催眠功力和经验喽。只要程式正确,你又有足够的耐心,你想怎么改变一个人都行。」

  「那……」我突然壮着胆子问,「那你能教我吗?」

  「休想!」他好像早已经料到我会这么问,断然否决道。

  「为什么,我们不是兄弟么?」

  「就是因为和你是兄弟,我才不教你。你以为催眠是容易的事情?告诉你,成功完美的催眠不比你编出个魔兽世界简单。普通的催眠你从哪里都能学到,但就跟练功夫一样,不下苦功不费时间你是难有进展的,更不要说高级进阶催眠术了,弄不好你和催眠对象要两败俱伤的。我爸爸钻研了一辈子高阶催眠,我也是仗着他笔记里独特的方法才敢年纪轻轻就坐在这里开业,要不然,哼哼,我早被吊销执照了。」

  我心灰意冷,看来萧君是铁定不会教我了。「那你的工作就是专业催眠师了?」我百无聊赖地问。

  「那只是我表面的职业。」

  「表面的职业?」我来了兴致,「原来你还有双重身份啊。」

  「不错。」萧君一本正经地说,「我是『随愿』  LUB的老板。」
  「『随愿』CLUB,跟你这家诊所有什么关系么?」

  「其实这家诊所是为CLUB提供货源的。」

  「货源?」我想起了众多的心灵控制类小说,于是半开玩笑地说,「别告诉我你的货源是指『性奴』。」

  「『性奴』?虽然意思一样,但我们还有别的叫法。」

  「你……别跟我开玩笑哦。」

  「开玩笑?你也看到雅蓉刚才的样子了。」

  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真的有催眠性奴的存在?!」

  「为什么不呢?」萧君懒散地说,「幻想和现实有时候是分不清的。」他指了指身后的城市地图,「偌大一个城市,几千万的人口,迷恋心灵控制幻想的人数不是你能想像的。但绝大多数的迷恋者都和你一样,无法正视自己的幻想,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没有途径在现实中实现它。而我呢,我卖的就是幻想。我给和我有相同癖好的人出售机会,出售平台,让他们的幻想来到现实。顾客满意,我赚钱,不是很合理么。」

  「那那些『性奴』呢,她们不是被害者吗?」

  萧君眼里明显闪过一丝犹豫和悲伤,但他马上有胸有成竹地嘲讽道:「她们?她们不见得就是什么好货色了!忘了告诉你,我的诊所在白领阶层和所谓的『上流』阶层都有着不错的知名度,所以来我这里接受催眠治疗的很多都是名媛千金,要不就是交际花,小白脸。她们不是害人害得太狠想解脱一下,就是老子发家的时候见过血,总之让她们做一回性奴也算帮她们积点阴德了。再有,我的cLUB是不会接那些有性病的主顾的,所以那些性奴顶多也就算是再风流放肆了一夜罢了,第二天是不会有当天的记忆的。这么完美的一夜情,难道不好么?」
  我本想出于良知驳斥萧君两句,但我幻想多年的东西突然在今朝化作了现实,世界上难道还有比随愿控制催眠美女更血脉喷张的美事吗?我的欲望渐渐压过良知,膨胀的好奇心催使我改口:「那我的工作是什么?」

  萧君笑了:「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的。其实刚才根本就不需要面试,因为我知道只有你能干好这份工作。」

  「具体又是什么?」我期待地问。

  萧君又叹了口气:「这就是关键所在。因为这项工作要求绝对保密,你的上任就是因为走漏了风声被我『抹』掉了。」

  「抹?」

  「哦,就是说我用催眠让他忘掉了这里的一切,然后把他辞退了。」

  就在这时,雅蓉进来通知道:「萧医师,芮萤小姐已经在候诊室了,钱老板一个半小时后到达。」

  萧君「哦」了一声,随即拽着我就往外走:「干巴巴的讲解太难受了,正好现在『货』到了,收货的过一会也来,你看一下现场演示,到时候再和你讲解工作内容就简单了。」

  我身不由己地被萧君拉了出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本能地预感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即将成为现实!

                (三)

  我被萧君稀里糊涂地拉进了一个录音棚模样的房间,房间里摆放着数台监视萤幕,一台电脑,标淮的录音设备。但最显眼的还是墙上硕大一块玻璃,透过去可以看到隔壁治疗室,一个娇小可人的少女端庄地坐在治疗椅上,洁白的绒衣将她的肌肤烘托得更加白皙。少女不时摆动着玉腿,四处张望,最后将精致的五官朝向我们。

  「放心,她看不到我们。」萧君拍拍我的肩膀说,「这是单面镜,在治疗室里只不过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已。」

  果然,白衣少女一边看着我们一边梳理自己可爱的卷发,显然是在照镜子。
  「她就是一个『货』。」萧君继续说,「『货』的意思就是性奴。而一会收货的钱老板是来干什么的我想就不用解释了吧。」

  我点点头,眼睛却始终不离白衣少女的左右。看到如此可人的少女就要被催眠成性奴,我最初的反应是惋惜,但接下来,无尽的邪欲冲走了惋惜,我的双目开始喷火,而下体也本能地支起了帐篷。

  萧君觉察到了我的怜惜,不冷不热地说:「别看她这么清纯,实际上早已经不是『雏儿』了。她今年19,是张局长的二女,交往过的男生已经快两打了,其中还有两个为她跳过楼,一死一残。」

  我吸了口凉气,没想到小姑娘的战绩这么『辉煌』。

  「得了,开始干活。」萧君打开电脑和录音设备后向隔壁走去,「你以后的工作之一就是掌管这些录音录影设备,在开始催眠后都要录音,这是规定。」
  说完后,他早已换上了白大褂,走进了治疗室,留下我一个人在隔壁『观摩』。我也索性坐下来,舒舒服服地欣赏好戏。

  萧君淡笑着和白衣少女芮萤寒暄了几句。我不得不佩服萧君,他的职业微笑真的很迷人,芮萤只是看了他浅浅一笑就满面红晕,似如贵妃醉酒一般。我心想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醉人的微笑』,恐怕芮萤再多看一会的话不用萧君做任何催眠诱导就能自动醉过去。

  「芮萤,今天感觉怎么样?」萧君的嗓音突然爆发出惊人的磁力,我的精神都几乎为之所夺,更不要说已经七分「醉」的芮萤了。

  果然,芮萤整个人的魂魄仿佛已经被萧君吸走,如梦呓般痴道:「不……
  不好。「」怎么了呢?「萧君温柔无比地问道,」来,慢慢躺下,咱们来共同想办法。「

  「好……好的……」芮萤像小猫一样听话地躺下,目光却始终无法从萧君脸上移开。

  萧君柔柔地抚摸着芮萤秀美的小脸:「来,说说看,你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呢?」
  「我……我又梦到跳楼的阿仁了。」

  「他说了什么吗?」

  「他什么……什么也没说。」

  「那你在哪里呢?」

  「我在楼顶。」芮萤突然攥住萧君的手,失声道:「萧医师,我好怕……」
  萧君没有抽出手,反而用另一只大手轻轻将芮萤的玉手握在掌心:「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萧医师,我……真的好累。」

  「累,就不要多想了。」萧君在芮萤耳边低语道,「有我在,你不用怕。」
  「嗯……我不怕……」

  「来,听我的话,闭上眼睛。」

  芮萤听话地闭上了妙目。

  「全身放松。」萧君的声音微弱如呓语,「放松你的脚趾……放松的你的双腿……放松你的臀部……」

  萧君耐心地诱导着芮萤。可能是以前催眠过芮萤的缘故,他一上来就用自己的魅力夺得了少女无法抗拒的信任,然后又让她自己觉得「好累」,这都为加快让芮萤进入轻度催眠状态铺平了道路。果然,芮萤本来举着的手松弛了下来,脸上也浮出了恬静的微笑。

  「芮萤,你现在只能听见我说的话。」萧君显然要开始深度催眠诱导了。
  「嗯……」一声细微的娇呵从芮萤可爱的鼻翼飘出。

  我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被催眠的少女发出的动人梦呓,这真是人间极品的享受啊!

  「芮萤,你现在躺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萧君继续诱导道。

  「舒服……的……躺椅……」

  「真的很舒服,对吗?」

  「是……」

  「很好,现在躺椅缓缓下降。每下降一层你就越发的舒服。」

  「越……舒服……」

  「现在躺椅下降了一层,你觉得舒服极了。」

  「是……」

  「慢慢地,慢慢地,又下降了一层,你觉得更舒服了。」

  「是的……」

  萧君耐心地诱导芮萤下降了十层后,突然换上了冷冷的语调:「现在你已经降到了地底。你的周围是一片黑暗。」

  芮萤月眉微蹙:「……黑……暗……」

  「你的周围是一片虚无。」

  「虚……无……」

  「是的,虚无,除了我的声音什么也没有。」

  「我……我好怕……」

  「真正的虚无,吞噬着你。你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我……我……」芮萤面色痛苦,不住地摇头。

  「你就要被完全吞噬,被真正的虚无!」

  「不……不……我……谁来……」芮萤费力举起双手,仿佛溺水的冤魂想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

  「没有人可以救你。」萧君故意加大芮萤的绝望。

  「不……救我……救我……」

  「你渴望被救么?」

  「我……救我……」

  「你要如何报答救你的人?」

  「我……不知道……」

  「救你的人是你的主人,你要完全听他的话。」

  「主人……听话……」

  「是的,你要服从你的主人。」

  「服从……」

  「救你的人是你的什么人?」

  「……主人……我……服从……」

  萧君满意地笑了,他一把抓住芮萤舞动的双手,然后耳语道:「睡吧,芮萤,沉沉地睡吧。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的。」

  芮萤身子一震,随后完全松弛下来,脸上满足地笑着。

  「芮萤,我救了你。」

  「你……救了……我。」

  「我是什么人?」

  「你是……主人……」

  「很好,你要怎么报答主人?」

  「我……要……服从……」

  看到这里,我的下体已经肿胀到了极限,这种美事竟然活生生地发生在我面前,叫我要如何克制?可就在我急不可耐地拉开裤链的时候,萧君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的方向,邪邪地微笑着,摇摇头做了个不要急的手势。我吃了一吓,热度大减,只好重新坐下拼命忍耐。

  萧君花了点时间做了正规治疗,无非是退行催眠一类,让芮萤正视自己和阿仁的关系。在这之后,他掏出一个病例夹,一边看一边不屑地笑着。

  我趴在玻璃上极力向病例夹看去,但就算我视力再好,也只能看清开头「钱子强」三个大字。「钱子强?」我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是那个收货的『钱老板』呢?」

  萧君合上病例夹,仰头闭目,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组织语言。片刻后,他自信地睁开双眼,俯身对催眠熟睡中的芮萤说:「芮萤,听主人的话。」

  「是……」芮萤顺从道。

  「你现在在看电视。」

  「我……在看电视……」

  「你在看动画片。你在看《水手月亮》。」

  「水手……月亮……」

  「你很喜欢看,对不对?」

  「我很喜欢……」

  「动画很好看,水手月亮好漂亮,对不对?」

  「是……」

  「你也想像水手月亮一样美丽,对不对?」

  「是……」

  「你想自己成为水手月亮。」

  「我想成为……水手……月亮……」

  「专心地看着萤幕,专心地看着。你全身开始变轻……你慢慢变成一团雾……那么轻……那么舒服……」

  「嗯……」

  「你已经变成一团雾了,你渐渐被吸进了萤幕。」

  「吸进……萤幕……」

  「非常好。芮萤,你现在已经在萤幕里了,你发现自己穿上了美丽的水手服。」
  「是……」芮萤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态。

  「你已经进入了动画。你现在就是水手月亮。」

  「水手……月亮……」

  「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水手月亮……」

  萧君眼中闪烁着满意的光芒:「很好,水手月亮。我是谁?」

  「你是……主人……」

  「你会为主人做任何事情。」

  「我……会为主人……做任何事情……」

  「是的,水手月亮。主人现在要让你做一件事。」

  「我……会做……」

  「你如果做的好,主人就会很高兴。主人会让你更舒服。」

  「我……做好……」

  「很好,水手月亮,现在听着。你被坏人抓住了,等你醒来的时候,你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

  「坏人……绑住……」

  「那个坏人很坏,他会拷问你,让你说出同伴的下落。但你不会告诉他。」
  「我……不说……」

  「你会拼命抵抗。」

  「拼命……抵抗……」

  「然后坏人会给你带上一个金属头箍。」

  「头箍……」

  「头箍中有电流,你会非常不舒服,你会拼命挣扎。」

  芮萤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当你忍受不住的时候,你会睡过去,全身放松。」

  「放松……」

  「当坏人对你说『醒来』的时候,你会张开眼睛。」

  「醒来……」

  「你会觉得那个人是主人的朋友。」

  「主人……朋友……」

  「主人的朋友也是你的主人。你要怎么做?」

  「我……要……听话……」

  「是的,他的命令就是主人的命令,你要绝对服从。」

  「绝对……服从……」

  「这才是好女孩,水手月亮。」萧君吃吃笑道。他又把程式对芮萤重复了一遍,确认她已经完全接受指令了后,萧君按下了电铃:「雅蓉,带芮萤去换制服吧,然后领她去房间淮备好。」

  「是的,萧医师。」雅蓉甜美地答道。

  「水手月亮。」萧君对芮萤说,「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会睁开眼睛。但你仍然处于催眠状态,你会觉得很舒服。」

  「是……」

  「你会跟着王小姐,她会让你换衣服,你要听她的话。」

  「是……」

  「王小姐会将你绑好。一会坏人进来后,你会清醒过来,但你会忠实地完成主人刚才交给你的任务。你明白么?」

  「明白……」

  「很好,水手月亮。现在注意听我说,1,2,3!」

  萧君在芮萤耳边拍了下双掌,只见芮萤缓缓睁开美目,但眼里没有任何神采。
  「萧医师……」雅蓉推门走了进来。

  「领她去换制服吧。」萧君无力地说,「对了,她现在是水手月亮。」
  雅蓉凝凝一笑,拉住了芮萤的粉手:「来,水手月亮小姐。」

  芮萤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机械地跟随雅蓉踱出了治疗室。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